天牛
Hit Counter

這是一隻很普通但是會寫烘焙雞的小狗寫的烘焙雞,由於狗的「美感」不是很好,所以關於美工就別計較了,:p

狗的小窩
回上一層

抽了幾張衛生紙、拿了「在我小小的園中」,走向廁所、是「通樂」時間…

(「在我小小的園中」是書名,一個園藝家的小品散文。「通樂」、甭解釋了吧?)

廁所的門旁、除了米黃、多了一點灰黑的色彩…

沾了什麼了?別是哪個死沒公德心的「×」才好,不過這麼高的高度、不可能吧?

仔細地瞧一瞧、是一隻天牛…

(要是真是狗以為的「×」,真不曉得湊近時發現是×的狗的表情是什麼模樣?呵)

不算大的天牛、大概就是狗的大拇指大小…

要是沒給狗看見的話,只要啪地一聲關了門、牠可就…

(狗通常不寫出悲慘的模樣,請看倌自行想像)


其實狗從小就覺得奇怪、百思不得其解…

天牛為什麼叫天牛?牠會飛、所以加個「天」字,這很容易理解…

可牠干「牛」什麼事了?性情也不像、形狀也不同、功能更甭提,那、為什麼?

思來想去只有牠那兩支特長的觸角勉強賦予牠牛的形象…

(牛有兩支角咩!可鹿也兩支角啊,叫「天鹿」也可以嘛,:p)

但蟑螂的觸角也不短啊、怎麼不叫蟑牛?

(好難聽的名字喔,呵呵)

不過不解歸不解,小時候可沒那麼有求知欲,反正跟著人家叫就是了…

這會兒長大了,更是學到了一句話:「玫瑰若然不叫玫瑰,依然芬芳如故!」

ㄟ~~,天牛若然不叫天牛、依然…依然…依然…就是依然嘛、嗟…


對於那兩支超特長的觸角、其實小時候的狗是存著戒慎恐懼之心的…

因為哥哥們給狗的解釋是那兩支觸角其實就是「趕牛神鞭」…

(印弟安那瓊斯的那支鞭子咩,這也是哥哥們對天牛名字的解釋,:p)

那鞭子就是牠的武器、打在人手上可要紅腫個幾天呢…

望著高大的哥哥、狗自然對這種解釋不敢存有任何懷疑…


有天…

一隻「愚蠢」的天牛闖進了狗小小的房中,不久就歇息了…

(把愚蠢給「」起來,是因為不知道是牠愚蠢還是狗愚蠢、且看下去唄…)

停在壁上的天牛、狗只是專注地盯著牠的「趕牛神鞭」,小心地提防著…

慢慢地伸出了狗的右手大拇指與食指,一把抓住了牠的兩隻鞭子…

本想這下子可妥當了、看牠還能怎麼辦…

沒想牠老兄一個翻身就停在狗的大拇指上、接著是狠狠地一咬…

哇~~~~~~~~~~,當場痛得狗哇哇大叫、怎麼也甩不脫這傢伙…

(這死咬不放的固執「牛」脾氣,可見識到了,:~~~)

左手用力拉開了牠,右手已見血了…

(牠的下顎真的是超有力的,見識過的人都知道,大家可別拿手指做實驗)

(拿枝衛生筷給牠咬就得了)

後來才知道、該提防的不是牠的觸角、而是牠的大顎…

自此狗對哥哥們的敬畏、蕩然無存…


其實天牛飛行的模樣很好玩…

普通昆蟲在飛行時、身體是水平的,而天牛則是近乎垂直地飛行著…

慢慢地、帶著一種奇特的優雅…

儘管牠曾咬得狗哭天喊地的,狗還是以為--牠飛得很漂亮…


從門板上抓起了這隻灰黑色的天牛,牠低聲叫著、像是在抗議…

(這會兒可學乖了,從背後抓住牠準沒錯)

看了看仔細、牠的眼睛很大、是深黑色的,每個小單眼反射著光…

那種由全然的黑暗裡透出的光,是不是跟「希望」這東西很像呢?

大顎開闔著,只是咬不到什麼東西…

六隻腳也不停擺動著,可是也抓不到東西…

不想給牠太多的驚懼,將牠丟出了窗…

牠飛起、隱沒在夜色之中…


狗呢?當然是「通樂」啊,這狀況就不要轉播了吧,呵呵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