唐吉訶德
Hit Counter

這是一隻很普通但是會寫烘焙雞的小狗寫的烘焙雞,由於狗的「美感」不是很好,所以關於美工就別計較了,:p

狗的小窩
回上一層

今天的午餐、一個人吃,在廟口的旗魚丸吃著肉燥飯…

不過、這不是重點…


雨後的天氣雖然趕走些許煩悶、但還是有些熱…

於是店裡的超大型工業用電扇呼呼地吹著,為喝著熱湯的客人帶來點涼意…

我就坐在一支電扇前…


有位女客帶了個小孩,孩子對這電扇似乎有著莫大的興趣…

小小眼睛的目光、隨著電扇的轉動而移動…

一邊扒著飯、一邊喝著湯、一邊我還分神去注意那小孩的一舉一動…

孩子走到了電扇跟前,伸出了小小手探著吹來的風…

他企圖把手伸進電扇裡、最後被女客所阻止,他離開了…


我卻想起在兒時夏日、一遍又一遍、樂此不疲的遊戲…

小時候、所謂的冷氣是沒見過的…

天熱的時候,總偷偷拿了祖母的葵扇搧著涼,直到最後給大人責斥、才悻悻然地放回…

(其實奶奶也不生氣啊,拿來搧搧有什麼打緊,:p)

接著是電風扇出現了,對於這個能夠呼風的怪物、心裡充滿了驚奇…

裡頭是不是養著一大堆的小白老鼠、滾著輪子,所以能轉動風扇?

(當然對小孩子解釋「電」這是花唇舌的,於是面對小孩的解釋、大人笑笑的說--對)


事實絕不是這樣,我向同伴說…

老鼠那麼大、根本塞不進去,而且、牠們也跑不了這麼快!我如是說…

那「牠」究竟是什麼?儘管疑惑、我卻還是感謝「牠」帶來的清涼…

兒時的時代、總千方百計地想証明自己的力量、好向同伴炫耀、自己有多厲害…

我決定降服這個怪物…


只要能用我的力量迫使「牠」停止、那麼大家一定會很佩服我…

於是我試著將手伸進去…

(現在電扇的縫小些,手是伸不進去了…還是我的手指變大了?)

在古時候物力維艱的情形下、那電扇的蓋子、為了省材料、縫開得之大啊!真是…

猜猜我被那風扇打了幾次?我記不得了、不過小時候很笨就是了…

某天的布袋戲,說到這麼一句話:「知己知彼、百戰百勝」…

(當然是有白話文解釋的,要不然我也聽不懂)

我決定觀察「牠」,歷時數日…

中間那個圓圓的部位不會打人說…(我終於看出來了,^_^)


將手指伸入了中間的部位,慢慢地、慢慢地,感覺到有些熱、還是繼續推進…

一咬牙、用力地挺進…

(天啊、我是在寫 A 書嗎?)

「牠」終於停下、除了偶爾發出沉沉似吼的低嚎…

這個能夠呼風的怪物、屈服在我的「一陽指」下了呢…

(當然小時候是沒有「一陽指」這名詞的,只有「六合神功」,:p)

雲從龍、風從虎、龍吟則雲萃、虎嘯則風生…

打敗了能呼風的怪物、不就是打敗了老虎嗎?小時對這事可得意極了…


一級一級地挑戰、在確定能打敗強風之時、我於是去向哥哥們炫耀…

大孩子自然輕而易舉地做到、可同齡的小孩卻是佩服不已喔…

孩子們爭相傳述這項發現、大夥也在家裡挑戰自己家的電扇…

甚而還把這個當做選擇玩伴的標準、通不過強風的就不準跟我們一起玩…

也四處征戰各地的怪物,比較誰家的電扇能打敗最多人…

呵、那個愚蠢的時代…


長大後、讀到了唐吉訶德的故事,突然驚覺到、唐吉訶德不就是小時的我們嗎?

那個風車怪物不就是電扇嗎?原來也有大人同我們一般…

人家說唐吉訶德並不生活在現實之中,那麼、是不是小孩也不生活在現實中呢?


他們總是活在自己的想像裡、用自己的想像力構築整個世界…

有什麼不好嗎?我這麼想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