Tuesday, November 24, 2015, 10:44 AM - 個人隨筆   (同類別文章列表)
Posted by Administrator
發信人: Tsengkt (收心) 看板: netclub
日期: Thu Jul 9 22:00:25 1998
標題: 變

孔廟

每次回鄉、習慣地到孔廟報告一下近況…

可這次真叫我訝異,原本滿是枝枒林蔭的大樹,給砍得光條條的…

只剩粗大的主幹立在原地、像是晚景淒涼的老人…

兒孫跑得一個不剩…


我在樹下呆立、正午刺眼的陽光直射而來、沒有林蔭,好熱…

四處晃蕩、決心等廟祝來了再問問,好容易等到了一個老者來、我問了…


「請問一下,這個樹『係按怎』砍掉了?」

(我說的是台語啦、怕有人看不懂、特翻譯成國語給大家看)

「『係按怎』砍?用鋸子啊!」

(註:『係按怎』,在台語裡有「為什麼」或「如何」的意思)

「不是,我是說『為蝦米』啦?」

「喔、你是問原因喔?這我不清楚、你得問問另一邊的廟祝才知道…」

(原來廟祝還分左右邊?還各管各的事咧,真…)


於是我繼續在廟庭前晃動,另一位廟祝總算來了、是個中年男子…

「抱歉、請問一下這個樹為什麼砍掉了?」

「你是什麼人,問這個樹為什麼砍要做啥?關你什麼事?你有啥目的?」

中年男子的態度讓我很××,他好像以為我是啥調查員之類的東東…

連珠炮似地問了我一堆問題,耐著性子我說純粹是好奇、所以問問…


得到的答案是樹長得太高大,怕颱風來、倒了會壓垮廟頂…

乾脆就砍了!還說這是老規矩、三年砍一次…

我對中年男子的話存疑…

但是樹都給砍了、我還能怎麼著?

只能嘆嘆、近幾年的考生們是沒有樹蔭可以乘涼了…


望著孤寂的老樹、突然在這盛暑的中午、我感到一絲寒冷…


甘仔店

今天特意地出了門、為了尋找印象中的甘味,裝在牙膏管裡的巧克力醬…

找了好幾家小時常光顧的甘仔店,大多做了別的營生…

幾家還在的,我停下車、進了門…

是很老的店、很老的房子、很老的阿婆在守著…

還得彎下身子才不會撞到門…


很暗、可能阿婆是為了省電,這種暗沉沉的氣氛卻感覺親切…

不知是不是暑假的關係?店裡沒什麼貨品、只幾樣吃食和塑膠玩具…

鐵架上的殘破木板放著瓶瓶罐罐、是些糖果、餅乾、蜜餞之類的東西…

看不到我要的東西,我直接問了老婆婆,顯然、婆婆有些重聽…

於是我放大嗓門、比手畫腳了半天,老婆婆終於轉身去拿…

結果婆婆拿了一盒煙火出來,我當場 "-_-…

我的台語和溝通能力真那麼?


我買了一隻保麗龍的飛機,是鳳凰號的造型、一隻七塊錢…

打開包裝、螺旋槳不見了,:p

小時候總是很喜歡會飛的東西,那種輕盈的感覺、是很好的吧?

只是年齡漸長漸大,包袱越揹越多,輕盈、什麼時候的事了呢?


又找了一家店,我向來是在這兒買那種巧克力醬的…

同樣是一個婆婆在賣,這位婆婆顯然硬朗得多、還在同她的孫子玩呢…

說明了來意,婆婆說來進貨的商人、早幾年前就一直沒補那種貨…

不知道是沒人生產了還是賺不到錢?

這回我買了一盒五元的羊乳片和十元的大力果…


羊乳片的味道比我買的紐西蘭進口的羊乳片好多了…

我那一罐買了快一年了、才三百片到現在還沒吃完,那味道可真是…

五元的羊乳片竟還送了一隻塑膠的放大鏡,雖然透明度不是很好…

但要把紙片給燒起來,該綽綽有餘了、小時候總愛玩火,:p


大力果其實就是用圓鐵盒裝著的糖果,天氣熱時、裡頭的糖果還會融在一起呢…

吃完後的鐵盒總給我們拿去裝了沙子,當作蓋房子遊戲的「××」…

(嗚嗚嗚,我忘了那叫啥了、總之是拿來踢的東東就對了)

要不就是拿來當奪寶遊戲裡的「寶」…

在那個沒啥東西玩的年代、小孩子總很會想出些自娛的遊戲來、不花錢的…


接下來的店、還是找沒有我要的東東,我總是沒買就離開了…

只是甘仔店給我的感覺,真的在沒落了…

小時候滿滿的櫥窗、滿滿的牆壁、滿滿的天花板…

甘仔店總是很小、很擠、很暗…

可是卻很有人氣、人情味的一個地方…

今天的甘仔店,我卻感覺出了空蕩、滄桑…

過些時候、也許這些甘仔店都不見了吧?我不願想像…


八卦山

八卦山從上回的春假至今,沒有什麼改變…

花開得很漂亮、就醬子…

:p
發表回應 ( 共計356閱讀人次 )   |  permalink   |  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 ( 3 / 368 )

<<第一頁 <前一頁 | 722 | 723 | 724 | 725 | 726 | 727 | 728 | 729 | 730 | 731 | 下一頁> 最後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