記憶中的味道--水煎包 
Saturday, October 15, 2022, 12:30 PM - 兒時記事   (同類別文章列表)
Posted by Administrator
發信人: Tsengkt (收心) 看板: math86
日期: Mon Oct 28 23:54:27 2002
標題: 記憶中的味道--水煎包

國中時代的國中生、做事總是一窩蜂、很多東西都莫名其妙地蔚為風潮,
專家學者指稱這是所謂的「同儕力量」、為了使自己融入社交圈,
自然而然表現出來的一種「跟風」…



我並不清楚在當初是誰開啟了這麼一個習慣,
只知道自己並沒有超然到足以抗拒這種趨之若鶩的力量,
不自覺地加入了「血口一族」,(當初這族群沒名字、這是我現在取的,:p)


也許是正值青春期的緣故、那時期肚子特別容易餓,
最難捱的就是二三節的下課時間、那時早上的早餐已消化完了,
而午餐又得撐上兩個小時才能吃到,每個人都饑腸轆轆地趴在桌上,
在第二節臨下課際,你甚至可以聽見像是擂戰鼓似的響聲,
迴盪在有著五十幾位青春期男生的小教室中…

睏了就睡、漲了就拉、餓了就吃,這種生理反應再自然不過,
下課鐘一響、這群血口一族以第一時間衝出門外、他們的目的地是合作社,
合作社食物繁多、麻雀雖小、五臟俱全,但我們鐘情的只有一種,
就是兩粒一組的水煎包…


水煎包這種食物算不得特別、說有多好吃倒也不至於,
但是為什麼會這麼流行?我想這始終是一個謎,
也許水煎包老闆有派人來讀國中也不一定,:p


在那時、一份沒記錯的話應該是十元吧,
外皮的麵衣事實上有點厚、裡頭的餡料很單薄,
大抵就是高麗菜、胡蘿蔔、及一點點點點點點點點的瘦肉,
記不大清楚了、反正我們從來也沒在嚐味道、基本上只是在填肚子,:p

水煎包總是賣得很快、因此手腳不俐落一點的話、是吃不到東西的,
但是別以為你搶到水煎包之後、今天的奮戰就結束了、可沒這麼簡單,
你還得搶到辣椒醬,不知誰規定的、血口一族吃水煎包時必定得要辣椒醬,
有時以為自己搶到了、結果拿到的只是個空罐子、那真是…


我們的吃法很野蠻、說是「強姦」水煎包一點也不為過,
辣椒醬罐子是很常見的紅色罐子附著長長的噴嘴、矮胖型的那種,
將噴嘴刺入水煎包之中、用力擠壓、直到扁扁沒什麼餡料的水煎包變成球狀,
兩粒都做完相同動作之後、還要在其外圍也淋上厚厚一層辣椒醬,
這時準備就食的儀式才算完成…

接著就是一口咬下、由於加了過多的辣椒醬、咬下時嘴邊自然會沾到醬汁,
更甚者自嘴角順流而下、看來就像是那種茹毛飲血的偏遠未開化民族,
但我們卻私以為是『壯志飢餐胡虜肉,笑談渴飲匈奴血』,
頗有種古代俠士意氣風發的陶醉感…

事實上兩粒水煎包並不能填什麼肚子、只是熱辣的感覺會讓人忘了飢餓,
而嘴邊留著的「血跡」、不到最後的上課時分、是不肯輕易擦去的,
這或許是一種小小的、小小的叛逆宣告吧?



現在、我始終找不到味道那麼糟卻又感覺那麼好的水煎包,
也許是餡料不同了吧?也許是一起吃的人不同了吧?也許是吃的方式不同了吧?
我小心翼翼地注意自己的吃相、不讓半點沾醬有機會貼上嘴角,
水煎包就變得不好吃了,:p



有沒有人知道、哪裡有皮厚餡少、辣椒醬加不怕的廉價水煎包呢?

發表回應 ( 共計379閱讀人次 )   |  permalink   |  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 ( 3.1 / 198 )

<<第一頁 <前一頁 | 236 | 237 | 238 | 239 | 240 | 241 | 242 | 243 | 244 | 245 | 下一頁> 最後>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