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舊文尋寶】狼邪(關於《喇牙》) 
Thursday, October 27, 2022, 09:41 AM - 歷史舊文   (同類別文章列表)
Posted by Administrator
發信人: Tsengkt (收心) 看板: math86
日期: Mon Jun 19 00:13:36 2000
標題: 狼邪
修改: Mon Jun 19 00:28:43 2000

多半時間、我在寢室裡的姿勢是躺著的,睡覺或者看電視…

站著的時候就是看窗外還有移動中,坐著的時候則是在吃飯、查資料…

費心說明這些事項並沒特殊用意、只是稍稍解釋我何以遇到「狼邪」而已…


一如往常、今早我躺在地板上看電視,電視有些小無聊、於是我抬頭上望…

在白白的壁上出現一塊緩緩移動的褐色斑點,我們都知道、「斑點」不該會移動…

因此這斑點一定不是斑點、而是某種生物,認真地看了會兒、是「狼邪」…


「狼邪」並不是啥特殊的生物,然我寢室訪客雖多、倒第一次有「狼邪」拜訪…

至少是我注意到的第一次、以前牠們是否偷偷來過就不可考了…

近巴掌大的獵食性生物在房裡自由來去,說實話、我有點害怕…

不過也有些興奮、畢竟這小房間很久沒有新訪客了,^_^


我想「狼邪」可能沒人看得懂、但是寫「ㄌㄚˊ ㄧㄚˊ」也許就有人明白…

我試著去找出牠的名字、可網上的說法眾說紛紜,狼蜘蛛、高腳蜘蛛、壁錢蟲…

(壁錢蟲說法出自本草拾遺、按其描述應是無誤,所謂壁錢乃其卵囊)

這些個名字我都不喜歡、因此便自己另外起了「狼邪」這名字…

牠就是我們常見的大蜘蛛、八隻腳特長,我這位訪客的直徑大約十公分…


牠在我房間的天花板上慢慢地行進、走到某個蛛網後便停下來…

前面兩腳一伸、便塞了不知什麼東西進嘴巴裡,然後繼續向下一個蛛網移動…

(我懷疑牠殘殺同類、但看不清楚,不能妄加論斷)

另一個蛛網的主人倉皇逃離、而這老兄仍是散步般地前進…


而這時的我正在考慮、是要留下這個客人哩、還是下逐客令?

雖然我知道牠並不咬人、但前陣子的上戶蜘蛛咬傷小孩事件、想來總是毛毛的…

於是我上網想找些資料,確定牠有害或無害、再決定其去留…


沒想就在我眼光從牠身上移走的幾分鐘裡、牠卻莫名地消失了,像風吹散了煙一般…

走到牠消失的壁邊探視、那兒有個小小網路線的通孔,該不會鑽過去了吧?

以牠的身材雖非不可能過去、但著實也是件難事、不該這麼快消失啊…


本來我開始哀悼牠的命運,要是給旁人看見牠、少不得是一頓要命的好打…

然不死心地又到處看看、拉拉掛著的雨衣、再扯扯雨傘,牠突然地跳了出來…

真給嚇了一跳,怎地牠一直在雨傘上、而我卻視而不見?

我總是懷疑某些生物會隱身術、如今再次得到証實,:p


這時我尚未決定牠的去留、只是想起以前關於狼邪的記憶…

印象比較深刻是國小時、小孩子是一種看到什麼都想養的生物…

所以在初次邂逅狼邪的時候、我便將牠捉進一個綠色大玻璃甕的囚牢裡…


既然將人家囚起、那少不得要照顧吃食的民生問題,蜘蛛又非活餌不吃…

其實蠻傷腦筋,最後靈光一現、從學校操場裡抓回十幾隻蚱猛丟進甕裡…

然後在甕外「欣賞」牠獵食的英姿…

(啊、小孩子真是一種不知殘忍為何物的生物吶)


牠會慢慢地趨進其目標、然後一個箭步躍上,兩根大牙一勾、蚱蜢便只有跳腳的份…

初時抖得激烈、接著便是小小的一伸一縮,而後完全靜止…

狼邪大約得花上數十分鐘來消化一隻蚱猛,最後蚱蜢只剩乾癟的外皮與六足…

在吸食完後、牠不將屍體丟棄、而用絲將其捲成一團咬住帶著…

接著襲擊下一位受害者、然後把兩具屍體纏成一團,之後亦是…

故那屍團會愈纏愈大、牠將會帶著走,直到牠無法負荷那重量才整個丟棄…

重新另一個屍團的製造…


過了幾天、我便抓到一隻大壁虎,為了觀察四隻蛇大戰八腳蛛的「異象」…

少不得這壁虎也給我囚進了綠牢裡,壁虎一直是沉著以待、沒有任何動作…

倒是狼邪害怕得緊、每次我將壁虎弄得靠近牠時、牠便灑下一種乳白色的「尿」…

(不清楚那究竟是啥、姑且以尿稱之)


曾聽得同學說道此「尿」劇毒非常,落在人身、便會皮膚潰爛,而且藥石罔效…

並以自己姊姊為例、說其姊手臂處便被灑了尿,一兩年也沒見好…

當時我聽了嘖嘖稱嘆,心想哪天非得看看不可,(我沒笨到想淋淋不可,:p)


不過我看那壁虎絲毫不受毒液所害、依然神態自若,對狼邪也無攻擊之意…

(事實上、壁虎雖大,但要張口吞進狼邪、恐怕是不可能的,可小時的我不懂咩)

囚了三兩天大戰也未開始,我等得無趣、於是便開了蓋子放牠們離開…

而這才發現、那尿雖是不毒,但惡臭異常、我洗了幾次都洗不掉味道…

於是那囚牢便給我棄置了、(阿彌陀佛、真是功德一件啊)

只是現下想來、真對不起那些蚱蜢們,原諒我年輕不懂事吧…


還有一次印象便是高中時代、一隻狼邪媽媽帶著卵囊在我們廁所出現…

有位同學發現了、便嚷著大伙兒來看,身為第三類組的同學們卻不好好觀察牠…

只是幾人分持了幾條橡皮筋、站在定點遠處射擊,他們在比賽誰射得準…

我看見阻止時已晚了,那媽媽已斷了幾隻腳、卻仍帶著卵囊想逃走…

結果某位同學澆了一杯熱開水在牠身上、牠登時停止了活動…

想來卵囊裡的寶寶也給燙熟了吧?


為此我與同學們起了爭執、不明白他們的殘忍是為哪樁?

純為搏殺的快感與樂趣?欺負這小東西很有成就感嗎?氣得說不出話來、最後我離開…

(我不得不承認、也是有令我深惡痛覺的生物,就是蚊子…

因為,即使我不犯牠、牠也犯我,那只得格殺勿論、\_/)

不確定心情是怎麼平復的了、畢竟不愉快的回憶我向來記得淺…

也許我安慰自己、那是牠的「命」吧…


在我回憶的當兒、那狼邪又施展了一次隱身術…

而這回、我真的遍尋不著牠的身影了…

我想,牠這時、也許在我背後的天花板上,靜靜地看我寫著牠的故事吧?
--
妳喜滋滋地來 要我陪妳去看月亮 我說 那一大塊懸在空中的玄武岩 有啥好看的
妳怨幽幽地說 我從不送妳花 我說 那可是人家拿來傳宗接代的呢 要來作啥
妳氣沖沖地罵 我一點兒都不解風情 我說 風就是空氣流動的現象 我懂得的
至於情嘛 我也知道 那就是我對妳的感覺 只是 只是 只是我從來就不敢對妳說

發表回應 ( 共計247閱讀人次 )   |  permalink   |  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$star_image ( 3 / 201 )

<<第一頁 <前一頁 | 227 | 228 | 229 | 230 | 231 | 232 | 233 | 234 | 235 | 236 | 下一頁> 最後>>